请一位心理学博士当CTO 只有马云敢这么做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6年前云计算被李彦宏称为“旧瓶装新酒,没有技术含量,做云计算这个活儿比较累”,马化腾则认为“这东西太遥远,可能要等几百年”。只有不懂技术的马云“对云计算充满信心,客户需要、市场需要,能为社会创造很大的价值”,因为他身边有王坚。6年后的今天,IDC数据显示,亚马逊AWS、微软Azure、阿里云排名前三,全球公共云市场3A格局已定。2017财年Q2财报发布,阿里云连续6个季度实现增幅超过100%,成为全球增速最快的云服务商。
    “8年前,别人都说我忽悠了马云,因为云计算这么不靠谱的东西他也信了;其实是马总忽悠了我,他让我相信这事只有在阿里干的成。”王坚在一次采访中说。
       王坚,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曾是杭州大学、浙江大学心理学系博士生导师兼系主任。2008年选择从微软亚洲研究院加入阿里担任首席架构师,2009年创建阿里云并当了首任总裁,在从零开始的情况下,就“狂妄”地舍弃了相对保险的开源路线,坚持做大规模分布式计算系统-“飞天”。
44hczcclb09f8f7h
      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
      更不知天高地厚的是,从第一天起,他就要求团队必须做通用计算平台,要知道即便是AWS,也选择了更容易的垂直架构,每种服务对应一个或者多个物理集群。而阿里云所有的服务对应的都是同一个系统内核、同一套分布式文件系统。除了阿里云外,世界上只有谷歌能够做到这点。
      看似简单的“通用”两个字,却沉重地让人无法承受。
      从2009年到2013年飞天上线,是好几代技术团队的接力。“他们不是不相信云计算,更不是不相信阿里,但这件事实在太难了,有些人是实在看不到希望才走的。”王坚不无伤感地谈到阿里云早期骨干的离开。
      上来就选择最难的路,为什么?读了王坚的新书《在线》,答案一目了然。
      因为他很早就意识到,当互联网成为比公路还重要的基础设施,计算就要像电一样变成公共服务。电,必须是通用的,能点亮灯泡,也要能发动马达。同样,真正的云计算,必须成为“国家电网”,能支持各行各业。
      “飞天的诞生让我为团队感到自豪,这是中国第一个单个集群超过5000台服务器的通用计算平台,每一行代码都是我们自己写的,非常了不起。”王坚在书中回忆。
      6年前云计算被李彦宏称为“旧瓶装新酒,没有技术含量,做云计算这个活儿比较累”,马化腾则认为“这东西太遥远,可能要等几百年”。只有不懂技术的马云“对云计算充满信心,客户需要、市场需要,能为社会创造很大的价值”,因为他身边有王坚。
      6年后的今天,IDC数据显示,亚马逊AWS、微软Azure、阿里云排名前三,全球公共云市场3A格局已定。2017财年Q2财报发布,阿里云连续6个季度实现增幅超过100%,成为全球增速最快的云服务商。
      看问题的方向,决定了你出发的姿势。
      ………………
      与阿里云相伴而生的,还有阿里内部轰轰烈烈的“去IOE”。《商业周刊》评价,阿里的“去IOE” 甚至引发了大型企业IT底层建设的新思潮,也使IBM、Oracle等国外大型厂商在中国倍感转型压力。
      但在阿里,刚开始由于在技术团队中阻力太大,“去IOE”被抨击为“政治运动”。著名的云梯一(开源Hadoop)和云梯二(阿里云ODPS平台)之争,持对立观点的工程师当着马云的面拍桌子,“两拨人在我办公室吵,我觉得公司就像要分家了”,马云至今记忆犹新。
      终于在2013年5月17日,最后一台IBM小型机在支付宝下线。同年7月10日,淘宝重中之重的广告系统使用的Oracle数据库下线,这也是整个淘宝最后一个Oracle数据库。两个重要的里程碑确立了阿里“去IOE”一役告捷。
      《在线》的第四章里,王坚做了总结,“去IOE”是阿里拥抱云计算,产出计算服务的基础。“去IOE”也是一个企业从传统企业向互联网转型的标志,其根本是做一个选择,选择相信云计算是一种公共服务。”
      正当阿里云还在蹒跚前行、去IOE前途未卜,王坚又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震惊的决定。2010年8月,王坚开始率领团队研发YunOS操作系统。
      移动操作系统当时已经被安卓、iOS两大阵营全面把持,即便是微软,倾尽全力也只能艰难的撕开一条小缝。全世界大多数开发者能想到的最高成就,不过是做个优秀的安卓深度定制,阿里说要做操作系统,外界一片嘲讽。
      如果说做云计算还算是抢占先机,去IOE是因为成本无路可退,操作系统这个让无数人铩羽而归的大坑,王坚为什么一定要跳。
      “我们这个时代需要苹果和谷歌之外的另一个选择。欧洲没能做出自己的移动操作系统,已经注定错失一个时代。”这是王坚的答案。
      “第一次听博士提出要进行YunOS的研发,我几乎是愤怒地惊讶于他的胆识。”马云在《在线》的序中提到。书的腰封上写着这是马云四年前就已完成的序,但书上没写的是,马云是在什么情境下写下的这段话。
      2012年8月13日,马云在内部论坛“阿里味儿“上发帖宣布任命王坚为集团CTO,一下子激起了300多层的大讨论,可以说阿里所有管理层任命中争议最大的一次。
      “云手机事业做得一败涂地,浪费了多少资源。王博士还高升CTO了?费解”
      “这算是KPI 3.75了?哦,不对应该至少是4了,能晒晒考核依据吗”
      “一直有个疑问,不知道CTO能不能回答一下:王坚博士会不会写代码呀?”
      “不搞技术,管理不擅长,请问有什么隐藏技能?”
      ……
      其中被质疑最严重的就是YunOS的前身云手机业务,因为稚嫩、也因为谷歌的“严防死守”,刚开始只能找到同样处于起步阶段的硬件伙伴。宕机、黑屏、故障频频,让不少满心欢喜买了送给家人的同事失望透顶。
      这么“放肆”的内网一直让阿里引以为豪,彭蕾曾说过,阿里味儿永不删帖。但假设一下,如果自己是神贴的主角,正焦头烂额的左手拉扯阿里云、右手拉扯YunOS,要怎样才能在这种铺天盖地的质疑中坚持。
      “我做YunOS,招来了很多非议,甚至比我这一辈子挨的骂还多,但我不后悔”,多年后,王坚终于在书中做出回应,“想做移动操作系统的公司不少,许多比我们更有条件,但最后顽强坚持下来并且真正占有市场份额的只有我们。无他,因为我们对这件事富有热情和执着,因为相信它对社会有价值。一片沃土摆在大家面前,却只有农民种出了庄稼,其他人不是看不到,而是不相信。”
      曾经被嘲讽的梦想正在照进现实,2016年第一季度,YunOS智能终端设备超过一亿台,成为全球第三大移动操作系统。7月6日联合上汽推出全球首部互联网汽车,搭载YunOS Auto系统,短短数月订单已破10万,成为汽车市场久违的爆款。
7a2u6h4eaz5n3wfbgx
      2016年7月6号,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和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在杭州云栖小镇联合发布全球首部互联网汽车
      ………………
      让王坚走到今天的不仅有自己的坚持,更有马云的坚持、阿里的坚持。
      马云就是在当时内网几乎要沸腾的情况下,写下了对王坚来说可能是最重要的一个回帖:
      第一次见到王坚博士时,我震撼于他对互联网技术未来发展的理解,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第一次在集团战略会议上听到博士谈未来数据时代,惊叹于他对数据技术的理解和执着,正因如此,阿里才有了如今的技术布局。
      第一次听到博士提出要进行YunOS的研发时,我几乎是愤怒地惊讶于他的胆识。
      第一次听到大家痛诉云手机有多烂的时候,我看到了博士及其团队的顽强。
      第一次发生Hadoop和ODPS之争的时候,我惊喜地看见一个了不起的、绝对负责的技术领导人应有的科学精神和坚持。
      大家对于博士的管理方式、沟通方式和执行手法提出过批评,也进行过考量,但无论如何,我们看到的始终是个谦虚、纯洁,而又积极向上的大男孩。
      博士是人不是神,博士的不足大家都知道,我了解的也不比大家少,而博士了不起的地方,估计很少有人知道。
      假如,10年前我们就有了博士,今天阿里的技术可能会很不一样。
      假如,我们的博士是程序员出身,那么阿里的CTO可能和任何公司的CTO毫无区别。
      假如,一个乐队的指挥需要精通各种乐器才可以当指挥,那么阿里集团的许多高管都要下岗了。
      阿里没有人天生可以胜任CEO、CFO、CPO……阿里的了不起之处就在于我们可以把一个看起来肯定做不了啥“O”的人变成了独特的“O”!
      阿里会把一个心理学博士变成出色的CTO,就像美国会把里根这个演员变成总统一样。
      而当时的王坚,写下的回帖是,“此时此刻,非我莫属”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